bodu.com

冶金工程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真爱如涓涓溪水 

(一)

    夜,很静。

    丈夫静静地研读他的爱好,及爱好的名人的传记。

    妻子静静地躺在床上,第一次觉得床很宽敞很大。

    夜,很静。没有月亮,星星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丈夫依然坐在桌边,拜读他的爱好,专注于他的名人。

    妻子侧卧于床,面对着白色的墙壁,心里陡地涌起一股莫名其状的悲哀。若有所思,若有所感。

    万簌俱静中,只听见有节奏的翻书声,隐约中有一丝轻轻的叹息。

    丈夫沉浸于书的世界,忘记了书外的一切。

    妻子默默地承受着夜的孤寂,心绪在飘,飘然的心忽有所动。于是悄悄地爬起来,轻手轻脚地取来纸,取来笔,写下了暗夜中寂静里的美好,美好里的寂静,然后从一侧偷偷地递到丈夫的手中。丈夫看罢纤纤细字,一双欣喜的眼光向妻子看来,妻子端着温好的牛奶正向心爱的丈夫缓缓走来,这时,苏芮的《牵手》飘扬满屋,飘扬整个空间。

    夜,很静,静得很美很美!

(二)

    丈夫出差在外,妻子打算利用业余时间读个红案技能培训班。电话丈夫,丈夫悦耳,说去吧,去吧。
    第二天,妻子带着丈夫的支持,兴冲冲地去培训学校交钱报名,开始上课学习。第一天培训下来,方知上课的时间是下午二小时,晚上二小时。还好,学校距家不过半小时,出门坐车,下车到校,交通算是十分的便利。
    晚上,丈夫远方来电,妻子欣然汇报:“今天报名了,上课了,好多人,男多女少,年轻人居多。”
   “那就好好学习,学好了做一手好菜,还可以教咱女儿,女儿长大了也不怕不会做菜了。”电话那端的丈夫鼓励地说 。
   “你咋这么懂我,我也是这个意思呀。一让你们父女吃好养好身体,身体可是革命的本钱呀;二传授与女儿,好歹也算是我给女儿的生活礼物。”妻子笑嘻嘻道。
   “啊,是的,支持学习!也省得你闲来无聊,无事生非。”
   “霍霍,能的啊!”
    呵呵,一时之间电话里笑声多多,相互马屁,可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什么大小事都能想到一块儿,就是业余的简单的烹饪学习也能创造这多多快乐,在快乐的扩大中,电话就要挂时,丈夫突然问:“再讲一遍上课的时间?”
   “白天二小时晚上二小时。”妻子从容愉快地答。
   “什么,晚上还要上课?”丈夫的声音显然有些大惊小怪,一下子像是提高了八度。
   “是的啊,晚上七点到九点,有什么问题吗?”妻子疑惑地问道。
   “当然有问题,七点到九点。我告诉你吧:这时间严重不合适,咱不学了,乖乖回家吧。”丈夫斩钉截铁地说。
   “哼哼,你说不上就不上了,说的容易,名都报了。”妻子调侃道。
   “报了,就退么,这样吧,明天就去退掉。”丈夫一副商量但不容辩驳的口气。
   “钱都交过了,要一千多大洋,怕是不好退。”妻子小声委婉地说。
    “一千多就一千多,退了,明天就去退。”电话里丈夫的声音猛然增大,不容反对。
    电话这头啦,半天没有出声。想着好好的学习的事,干吗弄这么复杂?不就是晚上上课吗?一会支持一会反对的,真是的!这人咋能这样呀,说退就退,想到这里时妻子一天的好心情便忽忽、忽忽地往下沉,真是气死了,不就是学习,不就是在晚上吗,有什么大不了的,那么多人不都在晚上进修学这学那的,轮到我就行不通了,真是的! 于是妻子生气地抱怨道:“我不退!今天我上了二节课,受益很大,过去的疑惑都在学校找到了答案比如奶汁鲫鱼汤原来只要一热锅煎鱼二加开水三火候保持沸而不腾就能做得漂漂亮亮,况且教室里坐的满满的人,各种年龄的都有,女的更不少,比我小的老的都在好好学,显然这种培训学习是非常有必要的。而且你不是支持我的一切行动吗?怎么能说话不算话呢?要退你退!”
   “不退,是么?你要知道晚上回家路上很不安全,万一出个事怎么办?被人打劫、被人盯上、被人……”丈夫吓唬道,但也不是没有道理。
   “除了你!谁打劫我,一个没钱的女人;谁要盯我,一个没色的女人。”妻子大喊。
   “不管怎么说你是一女人,一个可爱的女人!再说世上坏人多啦,晚上外面乱啦,而为了学一点点东西出点大事情划不来。”丈夫口气渐渐软了下来,连哄带劝地陈述着厉害。
    怎么办呢?丈夫,在这样的时候掉链子,这不是叫人难堪吗?妻子叹息了一声,说做一点点小事,就这样难,还要体味进退二难的难受!要是早知道这样,就不告诉他了。这时突然想起了一个人,心里陡地轻松了:“喂,忘了说了,班上有一女的跟我一路,回家正好经过咱们小区门口,每天送我送到家门口,这下还安全吧?”
   “那女的学了多久了?”
   “比我早三四天吧。”
   “那就好,一路有伴就好,危险降低了百分之七八十。不过,还是要小心,切记注意安全。”丈夫叮咛着。
   “是的,时刻牢记丈夫大人的话,安全第一!”妻子耳揄。
   “不过还是那句老话:学不学得成不要紧,安全第一,务必牢记在心!”丈夫像个婆婆似地没完没了。
   “好的好的,记得了,谢谢婆婆大人的呵护。”

   “什么,叫我婆婆,想打PP啊?”

   “呵呵,婆婆,就叫婆婆。”一说完这句,妻子就笑着按掉了电话。
    撂下电话,妻子躺在床上,突觉一股温暖自远方吹来,温暖里有争执,争执里是浓浓的爱意。

(三)

    2004年国庆节后南京火车站的一幕,至今想起来仍令我感动不已,开心不止。

    那年的南京火车站正在扩建施工,候车室是临时的,火车站出口处到公交站点的路是临时用一米多宽的木板或钢板铺起来的,下面是空的,二边竖立着一米多高的护拦,走在那个临时的路上面很有弹性,一上一下象在跳舞似的好玩,又像要掉下去似的不踏实很害怕。走着走着,一个胖男人背着个女人从我的身边小跑而过。咦,什么人,这么急啊,为什么不放下一块跑既不更快,难道背上的人病了或不能跑,我心里想着,不由地也加快了脚步。呀,前面的拐弯处,刚刚跑过的男人正在弯腰,向地上缓缓地蹲去,背上的女人慢慢地挺立在地上。哇,这不是能站吗,难道不能走路?我心里问道,于是我放慢脚步,从他们旁边安静地移过,我注意到那是一对穿着一般长相平庸的中年男女,男人的肚子圆圆鼓鼓,像要别出来,右手腕上挂着个黑色的文件包,脸上笑眯眯的,女人比较瘦弱,脸色憔悴像是有病,但是腊黄的脸上却挂着平和的笑容,显得安然和从容,然后男人牵住女人的手碎步向前走去,啊,女人能走,但女人的腿脚显然有点问题走路一瘸一拐的,有些别扭,大概闪了脚脖或者什么的,我想。这时候有个带着金黄色安全帽的男人打旁边经过,边走边回头笑,他的笑怪怪的很有意思,他的眼睛亮亮的,样子很活泼,好像浑身上下都在开怀地笑哩,突然又有个快乐的声音飘来:“瞧,多可爱的一对儿。”原来是二个打扮时髦的女孩经过时抛出来的,我听了亦在心里大声地笑了,笑他们在这样的公共交通道路上从从容容,旁若无人,可以专心致志地关心自己的关心,呵护自己的呵护。

    直到现在,这几个温馨动人的镜头一直美好地存放在我心灵的深处,在我的生活里不断地放映。有时我会可笑地问自己:他们是一对夫妻吗?答案肯定是的!有时又惦记他们的日子,问他们过的好吗?答案也一定是过的好的!

    因为什么,因为那自心底里散发出来的柔软的笑容,因为那小心翼翼地相扶相依,因为生命中最珍贵最原始的从容与和谐,因为生活中无微不至的真情关怀,如涓涓溪水,细小但快乐地流淌在生活的每个细微处,生命的每一个过程里。

分享到:

上一篇:床上的翻山

下一篇:忙人吴大姐

评论 (9条) 发表评论

  • 彭清亮
    彭清亮 : 细微的夫妻生活好象一拂拂流动的画卷,看得舒心,写得生动,爱的缠绵,美的享受.祝福你们美满幸福!涓涓溪水永远常流...

    2007-03-24 22:44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