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u.com

冶金工程师博客

文章归档

<<   2018年   >>

01月 02月 03月 04月
05月 06月 07月 08月
09月 10月 11月 12月

小说 (11篇) 展开   列表

雪儿(六)

        草堂次第红地毯,素食餐厅追梦情      一日,约莫黄昏时分,X路上右转角处的素衣素食餐厅人进人出,热闹不已。雪儿进门后,只见幽黑的屋里闪烁着璀璨的星光,屋顶上弯弯的一轮明月,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草香气息,雪儿以为进到了童话世界立即慌慌地退回门口,细看门牌,呀,没错啊,正在此时,雪儿的肩膀被人轻拍了二下,回头看去,雪儿吃惊不小,一身棉质妆扮气质妖娆的餐厅老板娘晨宸笑容可掬地站在身后,雪儿立即大呼:“你这地怎的变了?一点不认得了。”晨宸耸耸肩莞尔一笑,说:“餐饮行业就是这样,过段时间就得重新包装一下,换换口胃和感觉。赶快进来撒,别愣在门口。”二人正欲往里走时,绿梅眼尖喊叫着进来了。   晨宸安排了一个靠近角部略显安静的位置,雪儿绿梅坐定后,和晨宸聊了几句,一听各位好友还在路上,便当即来到门口迎接。这档儿,晨宸忙碌别的客人了,老板董朗乘机就凑过来,大方地说:“今天你们的汤汤水

阅读(2470) 评论(23) 2007-06-18 14:24

雪儿(五)

   此后的几天,一天一个景点,一天一二条街,日子真比神仙逍遥快活。一早光彩出门,天黑哼着歌儿回家。   晚上回到家里,相约网上遛达,写些轻松快乐的心情文字,相互阅读相互吹捧。   不一日,绿梅突然消失了,这一没影就是几天,雪儿憋坏了,后电话过去寻问究竟,绿梅只说身体不舒服,近期的活动暂时取消,博客也休息一些日子,吞吞吐吐的,雪儿听了担了会心,没敢多问也没敢多想。   原来在春节时,绿梅已深感下腹二侧不大对劲,心想玩玩转转放松心情强健身体,过段时间不适之状自会消失,然谁知却时重时轻一直不见好,绿梅终于害怕了,于是在百度上打出“卵巢”、“子宫”等字眼去搜索相关的症状,这一搜吓死绿梅了,卵巢癌只有三到五年的活头,且在痛苦中度过余下的岁月。   极度的恐惧中,绿梅去医院作了超声波检查,屏幕显示右侧附件区见一低

阅读(1543) 评论(7) 2007-06-15 17:18

雪儿(四)

   第二天,雪儿一早起来,穿上她最喜欢的米色风衣,轻描淡妆一番,禁不住对镜得意傻笑:收拾一下,本人还是不错的啊!不老不少,不美不丑,人生正当年。走,去玩了。然后进卧室取了200元钱塞进包包出门了。   门前的公交站台上,稀稀地站了几个人。雪儿穿着细跟的高跟鞋,咣咣咣疾步穿过马路,站在旁边等候。一会儿,开往夫子庙方向的车子来了,一个小伙背个黑包上去了,二个妇女说笑着下来了,雪儿看着人上人下车来车走,几个方向一辆辆车过去过去,雪儿没有上车,雪儿突然地觉得这样也挺好,看别人忙忙碌碌的奔波,享自个悠悠闲闲的自由,是人生的一种境界。大约20分钟过去,雪儿才上了通往总统府方向的车。   到了总统府,雪儿立即办了一张《南京市园林景点游园年卡》,花去200元的五分之三,不限次不限时大小风景点21个,时间是梅花盛开的三月。举着年卡,看着微笑的照片,想着有一年的时间玩这多个地方,雪儿开心地笑了。   进得总

阅读(1449) 评论(6) 2007-06-14 18:04

雪儿(三)

   空虚里的雪儿像只迷途的羔羊,原地打转。见人瞪眼,听风是雨,做事闹心,博客荒芜,日子过得乱七八糟疑神疑鬼,白天黑夜颠倒,像个神经有病的人似的生生可怜可恨。   风和日丽的春天来了,雪儿的世界却依在秋天,甚至冬天,一日一日地更加寒冷,终于在一个细雨蒙蒙的上午拖着疼痛的身子逼迫打的进了医院。   B超,心电图,胃镜,血检......楼上楼下辗转了几大圈,午饭时疼痛去了一半,西霞落山时仿佛跌入仙境身轻如燕了。捏着几张无痒的报告单,二盒可吃可不吃的西药片,雪儿想起了朋友发来的了字歌 :出生了,会笑了,断奶了,会跑了,上学了,会玩了,懂事了,初中了,恋爱了,失败了,有希望了,上高中了,想学习了,又失败了,逐渐绝望了,却上大学了,一切都好了,没有人管了,抽烟了,喝酒了,打架了,处分了,老实了,学不进去了,只好恋爱了,甜蜜了,同居了,第一次也没了,吵架了,又和好了,又吵架了,就分手了,转眼毕业了,立

阅读(1382) 评论(7) 2007-06-12 16:22

雪儿(二)

    雪儿解放了。    公主般的日子沐浴雪儿了。    每天睡到自然醒。醒了还要溺会床,才慵懒地进入慢慢吞吞地一天。    逛街,聊天,旅游......    自由自在,顺心美好,世界仿佛雨濯过一般,草坡上露珠闪闪,心坎里蜂蜜温润。    然好景不长,一切没有想象的简单。原来能的今天不见得能,原来不能的今天也未必能。比如逛街总要花钱,即使不买东西,但车要坐吧,路上渴了矿泉水要喝吧,碰见个熟人茶厅坐坐冰淇淋要吃吧,看见了喜欢的东东买不到心里憋得难受吧......比如和邻居吹牛,生疏时问东问西使劲说,待相熟了却也没得说的,再说就是家长里短或者是非人厌自厌了。比如旅游还真出不了远门,上学的孩子牵拌住,吃饭呀,洗衣呀......    呵呵,解放?也只是纸上一说心里一想,游手好闲早晚坐吃山空,因此彻底的解放谈何容易?    难!    在朋友的提议下,雪儿批了十多件可爱的童

阅读(246) 评论(5) 2007-06-11 17:13

雪儿(一)

表面上她正常、安静、平静,和往常一样没有分别。然而她的内心里却波海汹涌。 这样的情况已有些日子了。大约三四年前就开始了。她朝九晚五,不说不笑,不争不气,一切在眼里又不在眼里,天天静止在诺大办公室的一角。说好听点是淡定从容,气定神闲,工作娴熟,说不好听是自绝于人民群众之外,是死气沉沉是可怜的孤独。 其实她刚来这里的时候是活泼的,积极向上的。她有被这里的氛围强烈吸引。比如长相神似新疆维吾尔族男人的土耳其老外打电话时的咋呼声就像在街头叫卖羊肉串的,惹得她一听到一想起就无比的开心。比如浑身只有牙齿发亮的黑乌黑乌的巴西人,总让她明白什么叫黑白分明,什么是一点星光也灿烂。比如眼窝深陷眼珠蓝蓝鼻子高耸幽默可爱的意大利人,让她感觉工作的放松有趣,内容的新鲜有味。比如一起的同胞都那么年轻那么爱想入非非,让中年的她顿觉返老还童激情燃烧。 她似乎真的年轻漂亮了。先是外表,再是声音,后是步韵......

阅读(269) 评论(7) 2007-06-10 16:05

小辫子的“没意思”

瓷器店里,大大小小、花花绿绿的各式瓷碗瓷杯瓷罐真叫人眼花缭乱,无法选择。顺手拿起一个在手里惦惦,里里外外细细瞧瞧,却发现精致的瓷器底背上常涂有一些红色的符号:有的是圆形,有的是方形,有的是三角形。那么,这些符号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 有的。 它分别表明瓷器的质地为:一等品、二等品、三等品。 这就好比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亲密无间的圆圆满满、一团和气;若近若远、若即若离的有点棱角,方头正脸;时好时坏、时打时闹的有着明显的见不得又离不开的,就像那个三角形,互相支撑又各霸一方,横竖是个一! 小辫子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就应了瓷器背部上的符号。 小辫子的爸爸是单位的高层,是今天人们常说的“金领”。他的时间和精力多半给了工作,剩下的才给了小辫子的妈妈和小辫子。小辫子的妈妈是正宗的本科生,眼下正一心忙着读研,考高工。虽心有余竭力照顾女儿,而力不足为事业和生计打拼。通常只有到了星期六,一家人才会高兴地聚

阅读(2340) 评论(5) 2007-03-19 09:04

“博士”和“大学”

1 厂里的人一说起“博士”和“大学”,就都笑了,哈,还是俗话说的好: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博士——姓吴,老家湖南,毕业于昆明的一所理工大学,于八十年代末分配到甘肃的一个有色金属加工厂。刚上班就被安排到一线熟悉,整天和油压机、拉伸机、淬火炉打交道,因为是男生,因此跟着工人三班倒。闲余时间也就和一块工作的工人师傅们混在一起打打牌下下棋,不久就赢来一个有趣的雅号“博士”,从此吴博士的称呼就紧紧跟上了他。大学——姓陈,甘肃人,毕业于西部的一所专科学校,于九十年代初来到吴博士的单位。同样,一上班也是被安排到一线,不同的是“大学”在机动科,整天和设备维修打交道。没事儿时就在办公室里摆弄字,那钢笔字写的真是相当了得,谁看了谁夸,下班了就到职工游艺室打乒乓球,那球技简直像是表演,一会长球一会短球,一会直拍一会斜拉相当精彩,现场围看的人常常跟着时而紧张时而欢呼,后来不知什么人给起了个外号“大学”,慢慢

阅读(2868) 评论(11) 2007-02-25 21:23

有月亮那么弯吗

1 凌雁是个美容小姐。 凌雁做美容工作有六年了。 六年来,凌雁一直窝在美容室里。接触的也大都是女人。不用说,来美容的女人都是些爱美之人,家里有闲钱的人,爱讲究的人,或者遭遇到婚姻威胁的不得不着力美化的人。年轻的二十出头,年老的六七十岁。有风度优雅的,有谈吐可爱的,也有一般般的平常女人。 凌雁,每天象个机器人似的,第一个上班最后一个下班。因了她对这份工作的热爱。凌雁常说:是女人就要爱美,就要打扮,就要让自己天天都漂亮,夜夜都温柔,让自己比别的女人更美丽。 凌雁不光做美容,而且还画新娘妆。不管做哪一个项目,凌雁都是严格要求护理的手法:柔软而不失力量,按压而不觉疼痛。面对新的顾客,凌雁在护理的过程中总是一边按摩一边轻问,重不重?想要轻点还是重点?现在觉得怎么样,还重么?等等,然后把客人对手法的感觉默默地牢记在心里,纤细修长的手指在客人的脸上如秋水如春风般抚上抚下一圈又一圈,耳里则听着客

阅读(1658) 评论(5) 2007-01-28 18:22

马丽妹妹的"一生"

又一个新年来到,仅以此文献给所有分离的人们,所有相聚的人们,望珍重好眼前的时光,守护好眼前的人儿! 阳台上的线衣晾了几天,摸上去还是潮呼呼的。空中的冬雨如银色的丝线一缕一缕轻轻的拍在脸上,门前马路上依旧是车来车往,喇叭声此起彼伏,人行道上不时有撑着花伞的小姐或者先生冲进楼下的饭店。我百无聊赖地注视着阴沉的天空,忧郁的雨水,移动的行人,奔驰的车子,我的视线忽远忽近瞟上瞟下,最后停留在楼下漫出的披着长发的女子身上。女子左手撑着伞,右手拿着一个手袋,缓缓地向远处飘去。恍惚里,水雾中女子的身影越来越瘦,而我的心却越来越疼痛。我赶紧把手压在胸口,重重地捂住,我的眼睛落到了女子前方很远的地方,脑子随着女子缓慢的步子远了。 细雨中远去的女子名叫马丽。如丽,美丽大方;如马,顽强坚韧;又如三月里的小雨,温婉可人。在每逢有雨的日子里,马丽总会撑伞漫步在家门前的小路上,柳湖边。    马丽,小

阅读(1504) 评论(5) 2007-01-27 20:07

快乐的第三者

周日午饭后,和女儿坐沙发上看香港的电视连续剧《妙手情缘》。当看到剧中男医生的老婆因为老公外遇而自杀的一幕时,我心中一动,想起出差在外的老公,便问女儿道:“你说你爸爸会不会有外遇?” 女儿愣了,过会儿又笑了,说:“有,有啊!” “有......你爸他有?”我看住女儿的眼睛,结巴地说。然后是等待。 等待,漫长的等待。尽管不过几十秒,然而我的心里好似压上了一块巨石,沉重!郁闷! 女儿在静默了一会后,回头轻松地说道:“嗨,怎么会呢?老爸那么老实!” 是的,怎么会呢?在家时他会去市场买粮买油,看电视时他会把孩子赶进书房作业让我坐在他的怀里一起欣赏F1赛车,出门时他让孩子走在前面牵着我的手有说有笑地走在后面,还不时地拿到嘴上亲一二口,惹得女儿老臭我们羞不羞呀。不在家时,每天都会打电话回来,婆婆妈妈地问长问短不厌其烦,一旦偶尔听不到我的声音就会嘴皮上火冒泡,再次听到时就像狮子似的发怒大喊,

阅读(1098) 评论(6) 2006-12-31 08:44